三菱“最后的圣战”胜算几何?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12-07

  在记者面前,三菱汽车公司的古川洽次副会长从刀鞘中抽出一把刀刃长度近40公分的刃具。“这就是所谓的‘棱角刀’(一种专门切生鱼片的菜刀),是铁匠手工打制的。” 古川洽次副会长说,这是一把价值几十万日元的名牌刀具。

  古川洽次原先是三菱商事公司的副社长,以实力派知名。在今年6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他被推派进入三菱汽车公司的经营决策层。

  古川洽次副会长的一大爱好是烹饪。他的厨房里有大约20把菜刀。季刊《四季之味》正在连载他同社会知名人士一起围绕做菜而交谈的文章。

  “三菱汽车现在就像是一条背鳍上有毒的菖鲉。处理起来不容易,但做得好就是一道美味的菜。” 古川洽次副会长意味深长地说。

  接连发生的缺陷汽车问题使得三菱汽车声誉扫地,为此三菱集团所属其他各个公司决定出钱、出人来帮助三菱汽车走出困境。在全部5460亿日元的支援资金中,三菱集团所属的12家公司就承担了2860亿日元,被称为三菱家族“三强”的三菱重工、三菱商事、东京三菱银行还向三菱汽车派出了约30人的“进驻部队”。

  在1970年独立之前,三菱汽车还只是三菱重工的一个部门,因此,说起来三菱重工还是三菱汽车的“娘家”。但是这次向三菱汽车派出的“进驻军”中,来自三菱重工的只有冈崎洋一郎(现任三菱汽车会长)等3个人,而三菱商事却派出了包括原副社长古川洽次(现任三菱汽车副会长)在内的20个人,而且都是一线人员。其中有的是为确立企业伦理而新设的“CSR推进本部”的成员,还有是负责北美等海外市场的营业负责人。特别是来自“CSR推进本部”的人员,都是举足轻重的主力干部。

  专门设有军需业务部门的三菱重工在三菱集团中向来以注重传统、讲究门第观念而知名。从自身分家出去的三菱电机、三菱汽车即使已发展到超越自己的规模,相比之下地位已不及分家成长的“儿子”,三菱重工仍在三菱家族“三强”中占据一位。

  三菱重工的订单主要来自国家和地方政府机构以及电力公司,从三菱重工分离出来的三菱汽车或多或少地继承了母体重视开发研究,轻视消费者需求的DNA,对于汽车制造企业来说无异于生命线的市场和服务部门,相对于技术开发部门来说“掉以轻心”,部门之间的沟通也不理想。正因为有着这层关系,三菱汽车“即使发展壮大了,作为公司头脑的本部功能仍非常弱小。”三菱商事的一名干部说。

  随后,介入三菱汽车经营活动的戴姆勒·克莱斯勒又是一个自我优越感极强的德国企业。三菱汽车的一位重要投资者指出:“在本来就是纵向单线型组织结构的基础上,又进来了一家有着同三菱重工相似理念的外资企业。所以,像日产那样的由异域文化来进行的休克疗法在三菱汽车是不起作用的。”

  在三菱集团中,与三菱重工有着那样的微妙关系的并不仅仅是三菱汽车一家。三菱重工和三菱电机都生产空调,但三菱重工的空调业务将在明年4月与日立制作所集团合并,而不是并给同胞三菱电机。

  “以前两家公司曾经商谈过合并的事情,但没有谈成功。一方面是由于双方有许多重复的东西,无法建立互补的关系;另一方面,三菱重工比较傲慢也是个原因。这是个很难在一起合作共事的企业。”

  目前初步的设想是,由三菱商事来帮助强化公司本部的指挥功能,确立企业伦理,整顿海外营业事务,而具体的业务重建工作则由主要出资者之一的Phoenix capital(凤凰投资公司)负责。由三菱商事主导的企业伦理委员会和有凤凰公司主导的事业再生委员会是三菱汽车公司重新起步的两个轮子。可见,在三菱汽车的重建上,三菱集团是在竭力排除其母体三菱重工的影响。

  本网刊登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试驾人命案,留给三菱的两大硬伤(2007-12-03, 中国营销传播网,作者:未然)

  三菱遭遇中国人信任危机(2003-06-05, 中国营销传播网,作者:李海龙)

  麦肯特®、EMKT®、情境领导®均为深圳市麦肯特企业顾问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