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川“山鹿”裴某杀人案告破 逃亡13年后回乡自首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12-03

  “裴某自首了!”这几天,这样一条消息,在栾川县群众和朋友圈中传开!裴某是谁,为何他的自首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这要从13年前,发生在栾川县三川镇的一起震惊全县、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的刑事案件说起。为了侦破这起案件,栾川县公安局几任公安局长,数百名民警,年复一年接力追踪,终于在今年6月10日迎来了胜利。

  “裴某自首了!”这几天,这样一条消息,在栾川县群众和朋友圈中传开!裴某是谁,为何他的自首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这要从13年前,发生在栾川县三川镇的一起震惊全县、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的刑事案件说起。为了侦破这起案件,栾川县公安局几任公安局长,数百名民警,年复一年接力追踪,终于在今年6月10日迎来了胜利。

  这要从13年前,发生在栾川县三川镇的一起震惊全县、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的刑事案件说起。为了侦破这起案件,栾川县公安局几任公安局长,数百名民警,年复一年接力追踪,终于在今年6月10日迎来了胜利。

  栾川县公安局副局长高承志是当时的刑警大队大队长,也是最早进入命案现场的刑警。

  “案件造成1死2重伤,这种恶性案件栾川县很少发生。”高承志回忆,案发现场是一处民房,他进去后看到满地都是血迹,还有一些被砍断的手指在地面上,受伤人员都已经被送到医院抢救了。

  高承志曾参与过许多刑事案件的勘察与侦破,但是如此惨烈的现场,他至今记忆犹新。

  经调查,受害者分别是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杨某以及她的两个儿子,三人均受伤严重,案发后被第一时间送医抢救。然而14岁的小儿子因为伤及要害医治无效,于当晚死亡。

  高承志介绍,伤者每人都被砍了三刀以上,伤口都集中在头面部,刀的长度和深度可以说刀刀致命。

  经查,嫌疑人裴某和杨某同在栾川县三川镇街上租房打工,由于亲戚关系加上住的较近,两家平日里走动较为频繁。裴某经常会到杨某家帮忙,两人在相处过程中慢慢产生了感情,并发生了不正当男女关系。

  当年5月14日,杨某在镇上看完戏后回家,遇到来找她的裴某,两人因为情感纠纷发生争吵,恶语相向。这彻底激怒了裴某,裴某冲到厨房找来一把菜刀朝杨某身上猛砍。见杨某不动后,丧失理智的裴某又冲进里屋,将杨某两个已经入睡的孩子砍伤后逃。

  警情就是命令,“5.14”专案组迅速成立,侦查员按照部署兵分多路,对嫌疑人的住处以及有可能逃跑的路线进行调查和设卡,确保藏匿的裴某没有逃出警方的包围圈。

  “我们害怕裴某再殃及其他群众,非常提防,分别到裴某老家大红村、县城汽车站和三川镇通往卢氏方向的大石河、汤河设卡盘查,防止他外逃。”高承志回忆,他们经过连续三天持续工作,各路搜寻民警均未发现裴某踪迹。

  专案组分析后认为,裴某并未外逃,应该藏匿在三川镇附近的山中。随后,洛阳市公安局和栾川县公安局迅速集结精干力量,搜山找人。

  “虽然困难重重,但搜捕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最多一次曾有数百名警民一起搜山。”高承志说,专案组反反复复进山搜捕了半年,但一直也没有找到犯罪嫌疑人。

  “裴某曾在金矿干活,是个风钻工,生存能力强,对当地地形也很熟悉,有个外号叫‘山鹿’。”

  高承志说,警方当时对各个矿进行寻找,张贴悬赏通告,制作了一万副悬赏扑克牌发放。在一次下大雪搜捕时,裴某在山洞里面看到民警,当时就翻过壕沟,乘车往山西方向跑了。

  裴某逃离后,专案组对其进行家访,在他家附近安装摄像头和微型基站,时刻监控他的行踪。同时,梳理了数百名关系人,逐个做工作,资助裴某的孩子上学,希望他们得知裴某线索后,能及时报告给警方。

  随后的13年,专案组民警只要得到裴某的线索,就会立即动身。他们围绕裴某逃跑踪迹,一路追到山西、甘肃、新疆,结合裴某此前的工作特点,到当地的煤矿、金矿、采石场等地调查走访,张贴悬赏公告。

  每到一个地点,民警都有种感觉,好像裴某就在附近。而这种感觉在裴某自首后也得到了印证。

  案发当晚,裴某跑回了家里,晚上不敢睡在屋里,而是睡在了屋顶。由于裴某家在山顶位置,他远远看到了警察,迅速逃离。

  后来,他跑到山里,听人说杨某家人被杀了,心里更加害怕,一路往深山里跑。有一次,他在山里曾看到搜山的民警,只有几十米。

  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裴某最终逃离了栾川,先到到山西、甘肃、新疆等地的煤矿、化工厂、碎石场、搅拌站等地打工。

  “我干的活基本上都是不需要身份证的重体力活,很累很脏。”裴某在看守所说,他在一个地方不敢待太长时间,一般一两年换一个地方,甚至听到警笛声就赶紧躲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裴某心里愈发觉得对不起杨某的孩子,还有自己的家人,也希望能给他们一个交代。

  当年,他的父亲告诉了他民警搜查的情况,叮嘱他不要去亲戚家。后来,因为这件事,裴某的一些亲人因为包庇,受到了刑事处罚。他回来自首后才知道的他父亲已经去世了好几年。

  “这几年,国家的各种制度越来越完善,裴某因为没有身份证,生病无法到医院去看,平常就待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不敢出门,出门也无法坐车。”高承志说,这几年,专案组民警每年都到新疆进行人像比对,防止裴某漂白身份。最近一次是在今年5月。

  今年5月26日,裴某从新疆出发,沿着国道和高速往东走,能拦到车就打个便车,拦不到就步行,晚上就路边随便找个地方露宿。

  目前,裴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洛报融媒记者 申利超 特约通讯员 范进通 通讯员 陈喜民 文/图)